您的位置:中国赌城 > 互联网资讯 > 大数据杀熟,争议背后是价格透明缺失

大数据杀熟,争议背后是价格透明缺失

发布时间:2019-05-06 17:31编辑:互联网资讯浏览(175)

    科技日报记者 刘艳

    “懂你”却“伤你”的大数据:“杀熟”在中国或步入零容忍时代

    大数据“杀熟”争议背后是价格透明缺失

    围绕着“大数据杀熟”这种说法是否存在的争论延续到今年的“国际消费者权益日”仍无定论,但从去年初爆出到现在,“大数据杀熟”所指向的在线差旅平台风波难断。

    中新社北京7月10日电 数月来,中国用户使用滴滴、携程等互联网平台时被大数据“杀熟”的抱怨在社交媒体上不断出现。

    近日,不少网友吐槽在交通、酒店、电影、电商等网络平台上,购买同样的服务或商品,高级会员或老用户居然比普通用户和新用户要贵。同样时间段、同样路程老主顾打车费更贵,同样酒店、同一天入住金卡会员要价更高,同一场次电影高级会员票价比小白账号贵十几元……这一系列现象直指不良企业利用大数据“杀熟”、进行有差别定价。

    图片 1

    7月8日,微博名称为“芦溪鱼”的网友称:“经历了一次携程大数据杀熟,同一时间从北京到南昌订票,我的手机1300多,女儿手机刚下的携程700多,没截图,但下次一定还能遇上。老用户的悲哀。”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发现,近期,滴滴出行、携程、飞猪、京东、美团、淘票票等多家互联网平台均被曝疑似存在“杀熟”情况,涵盖航旅票务、网络购物、交通出行等多个场景。对此,上述各家平台反应不一,有些一口咬定没有杀熟,有些则扭扭捏捏不承认,也不予置否。

    从“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2018年受理的,全国306家各类电商全年度真实用户投诉大数据看,经营者信用缺失的现状依然不容乐观,消费者还难以充分获得的安全权、知情权、公平交易权、监督权。

    一句“老用户的悲哀”点出了大数据“杀熟”被诟病的核心问题:互联网平台利用获得的用户数据,整理用户画像,判断支付能力、意愿,对老用户实行价格歧视行为。新老用户收费存在价格差异,甚至“精准”到出现“一人一价”,被业界看作是“基于大数据算法的消费者歧视”。

    大数据年代,几乎每个人在各个网络平台都有一段被称作“用户画像”的信息流——据称每人大约有100~1000个静态或动态的关键词,这些关键词足以把一个人的个人好恶、产品或服务需求、购买习惯、支付能力刻画出来。基于用户画像,各大互联网服务平台可以有针对性地做差异化推荐或提供个性化服务。显然有些平台还“有针对性地提供报价”。

    在线服务可信力继续滑坡

    有网友说:大数据让互联网平台更“懂你”,也更容易“伤你”。

    “大数据杀熟”不可否认是一种价格歧视,这充分暴露了大数据产业发展中的不对称、不透明。

    在不少消费者看来,大数据杀熟”解释了许多OTA网站的“价格猫腻”,因此认定,它就是互联网行业区别定价的模式。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网规研究中心主任阿拉木斯认为,大数据“杀熟”的问题在于卖方可通过掌握大数据做到对用户更全面精细地了解和预测,但买方却因为线上交易与日俱增的用户黏性,很难真正“用脚投票”。久而久之,自然会有自律不够的商家,利用用户的这种心理做些手脚。

    这里且先不论消费者是否对价格敏感,互联网服务或商品的定价权掌握在平台方手中,因为他们手握大数据,可以定义用户所购买的服务、商品是紧俏热门还是“余量充足”。面对手握大数据信息的平台方,用户在议价能力上处于弱势。如果平台不公开透明地告知用户所购买商品或服务的溢价水平,而是瞒天过海地用高价损害消费者利益,获取超额利润,就涉嫌侵害消费者知情权,构成价格欺诈。

    3月11日上午,携程针对微博网友“陈利人”订购机票遭遇的烦心事发表道歉声明,称二次支付显示无票是系统Bug所致,绝无大数据杀熟。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黄璜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大数据“杀熟”对老用户来说是伤害,对新用户来说仅靠价差诱惑也无法保证其长期活跃地使用,更关键的是会透支消费者信任,损害平台长远发展的根基以及有序的行业竞争环境。

    有人说网络平台获取、存储、挖掘和分析大数据也是要付出成本的,精准服务理应得到更高回报。此论乍看有理,但实则不然。精准服务得到更高回报没问题,但用户对溢价的知情权应受到正当保护——这与高档酒店一罐可乐是超市价格的数倍不同,酒店其实明白无误地告知了用户商品溢价,用户可以选择接受也可以选择说不。另外,用户大数据是由一个个“用户画像”组成的,《网络安全法》针对商家对用户个人资料、交易记录、习惯等数据的获得及使用有明确的界限,商家可以利用用户数据实现服务效率的提升、资源的合理匹配,但如果不正当使用或滥用,则属于违反行业操守和违法的行为。

    图片 2

    黄璜指出,中国当前处于新技术层出不穷、新监管需及时补位的阶段,大数据“杀熟”只是新技术所暴露问题的“冰山一角”,必须及时关注和监督,若任其肆意发展,一方面不利于整个行业的竞争秩序,另一方面也会破坏中国信用社会的建设。

    另外,《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还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 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价款的三倍。从《网络安全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用户信息的保护和消费者权益的维护看来,“大数据杀熟”现象其实是在法规约束范围之内的,只是其约束能力及对不法平台的震慑作用还不够,导致“杀熟”这一潜规则大行其道。这除了要求企业加强自律之外,政府主管部门如何作为也非常关键。

    3月10日,微博用户“陈利人”发文《携程的牌坊塌了》,讲述了他“在使用携程过程中,偶尔会出现一些奇怪的情况。”

    日前,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对电子商务法三审稿进行了审议。与此前的二审稿相比,三审稿提到,电子商务经营者根据消费者的兴趣爱好、消费习惯等特征,向其推销商品或者服务,应当同时向该消费者提供不针对其个人特征的选项,尊重和平等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中国科学报》 (2018-03-29 第5版 技术经济周刊)

    本文由中国赌城发布于互联网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数据杀熟,争议背后是价格透明缺失

    关键词: 中国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