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赌城 > 中国制造 > 成群逆袭的北大保安,北大保安

成群逆袭的北大保安,北大保安

发布时间:2019-09-21 03:54编辑:中国制造浏览(95)

    “成群逆袭”的北大保安:8室友中6人常自学

    北京大学保安“成群逆袭”近来广受热议。有媒体报道称,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甚至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晚上11点40分,值夜班的刘政从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走出来,打开只能刷卡进的大门,与记者碰了面。他没穿保安制服,套了件宽松的白色运动服,看起来像校服。

    图片 1

    “我们这里爱学习的(保安)还是挺多的。”一名北大保安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他所住的宿舍,8人中有6人经常通过各种方式学习。

    刘政是一名正在考研的双学位本科生。为了考研来到北大当保安,就在新传学院值守。

    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地下车库的保安宿舍。澎湃新闻记者 韩晓彤 图

    北大保安的学习是多元化的,他们中有的爱好文科类书籍、有的爱看经济类的书,他们会在学校里听讲座、上自习,也有人自学日语、英语,有的保安甚至可以用英语接待外宾。

    1995年,初中毕业的北大西门保安张俊成,通过成人高考考上北大法律系专科,开启了北大保安考学的传统。求学者慕名而来,北大保安渐渐成为一支具有传奇色彩的“学霸队伍”。

    北京大学保安“成群逆袭”近来广受热议。有媒体报道称,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甚至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8人宿舍,6人常自学、听讲座

    早在2013年,就有报道称“20年间500余名北大保安考学深造”,北大保安大队长王桂明后来澄清,媒体报道的数字不对,实际只有近400人。直至2016年,才增加到500人,其中大部分是大专,少量本科,12名研究生。

    “我们这里爱学习的还是挺多的。”一名北大保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说,他所住的宿舍,8人中有6人经常通过各种方式学习。

    “你好,学生证?”“你好,学生证?”5月19日的北京大学西门,一名保安正在仔细检查每一位入校人员的身份。

    正是看了北大保安考学的新闻,22岁的夏颖涛在去年9月来到北大。

    北大保安的学习是多元化的,他们中有的爱好文科类书籍、有的爱看经济类的书,他们会在学校里听讲座、上自习,也有人自学日语、英语,有的保安甚至可以用英语接待外宾。

    北京资源燕园宾馆是北京大学下属宾馆,就坐落于北京大学西门,姚运灿是这里的一名保安,他告诉澎湃新闻,其实他到北大之前就抱着学习的心态,进来不久更加被北京大学浓郁的学习氛围感染,如今到北大当保安已有一年半的时间。他在工作之余就读了中国人民大学的行政管理专业自考本科,未来的计划还包括考硕士。

    来了后他发现与想象中不同,真正称得上逆袭、从低学历靠自学考上大学的保安是“极少数”,有些人本来就是大专、本科毕业,出于升本、考研或其他原因,才来北大当保安。

    8人宿舍,6人常自学、听讲座

    1991年出生的姚运灿,2009年高中毕业,因为家境贫寒加上当年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姚运灿没有接着进行大学阶段的学业,而是外出打工。戴着黑框眼镜说话很腼腆的他提起北大学生一脸羡慕,姚运灿给自己的微信署名为“北大漂”。

    比如刘政——在这位考研者看来,北大保安确实整体素质较高,但不至于像网上说得那么“神”。

    “你好,学生证?”“你好,学生证?”5月19日的北京大学西门,一名保安正在仔细检查每一位入校人员的身份。

    “其实我来之前就听说过北大保安爱学习的事情,来了之后发现,确实是这个样子。”姚运灿对澎湃新闻说:“(保安的)待遇比较低,但是大家都不在乎,都是抱着到北大来看一看的心态。”

    图片 2

    北京资源燕园宾馆是北京大学下属宾馆,就坐落于北京大学西门,姚运灿是这里的一名保安,他告诉澎湃新闻,其实他到北大之前就抱着学习的心态,进来不久更加被北京大学浓郁的学习氛围感染,如今到北大当保安已有一年半的时间。他在工作之余就读了中国人民大学的行政管理专业自考本科,未来的计划还包括考硕士。

    2016年3月12日,刚到北京大学当保安不久的姚运灿发了一条朋友圈:“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配图是燕园里的未名湖。

    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地下车库的保安宿舍。澎湃新闻记者韩晓彤图

    1991年出生的姚运灿,2009年高中毕业,因为家境贫寒加上当年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姚运灿没有接着进行大学阶段的学业, 而是外出打工。戴着黑框眼镜说话很腼腆的他提起北大学生一脸羡慕,姚运灿给自己的微信署名为“北大漂”。

    “其他点不知道,我们这里爱学习的还是挺多的。基本上年轻人都爱学习。”姚运灿对澎湃新闻说,他接触到的北大保安有60%以上都热爱学习,他住的宿舍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的地下室,宿舍一共8个人,有6个人一有业余时间就去北大听讲座、上自习,充分利用时间学习。

    “没有第二条路”

    “其实我来之前就听说过北大保安爱学习的事情,来了之后发现,确实是这个样子。”姚运灿对澎湃新闻说:“待遇比较低,但是大家都不在乎,都是抱着到北大来看一看的心态。”

    与姚运灿同宿舍的王刚(化名)对澎湃新闻说,姚运灿确实很爱学习,“有事没事就去自习”,宿舍的其他人也经常去旁听课或者进行自学。

    在保安大队工作两年多,刘政始终没有归属感,自嘲胖子心宽,整天乐呵呵,跟谁关系都好,但没有一个交心的、志同道合的朋友。

    2016年3月12日,刚到北京大学当保安不久的姚运灿发了一条朋友圈:“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配图是燕园里的未名湖。

    “氛围很好,听讲座也没有人拦我们。”姚运灿笑着对澎湃新闻说。

    为考研来北大当保安的大学生,不止他一个,但“特别少”。他很清楚,有本科学历,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工作,“何必来这(当保安),每月拿三千块钱,这得有多大的心气儿?”

    “其他点不知道,我们这里爱学习的还是挺多的。基本上年轻人都爱学习。”姚运灿对澎湃新闻说,他接触到的北大保安有60%以上都热爱学习,他住的宿舍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的地下室,宿舍一共8个人,有6个人一有业余时间就去北大听讲座、上自习,充分利用时间学习。

    邓亚也是姚运灿的室友,刚刚来北大当保安才两个月,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北大浓郁的学习气氛,“离着学校近,学习条件比较好。”他说,虽然学习和保安这个职业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他们宿舍平时看书的人还是挺多的。

    2015年初,在一所二本院校就读的刘政面临毕业难题,他不喜欢所学的汽车服务工程专业,若从事这行,天天要下车间,“蹭一身油”,这不是他想要的未来。于是来到向往已久的北大,一边当保安,一边备考北大法硕。考了两年,没考上。

    与姚运灿同宿舍的王刚对澎湃新闻说,姚运灿确实很爱学习,“有事没事就去自习”,宿舍的其他人也经常去旁听课或者进行自学。

    “下班就看书。”同在这个宿舍住的许力青这样评价他的室友们,他对澎湃新闻说,保安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而且大家上班的时间不同,平时的交集并不算多,但他仍然可以感受到室友们的学习热情。

    他常值夜班,以便有更多时间学习。夜里睡一会儿,早上交班后就去自习,两年来,几乎每天学习6-8小时。他觉得自己考不上,是用功没到家。北大有什么活动讲座,常常受不住诱惑,想去看看。

    “氛围很好,听讲座也没有人拦我们。”姚运灿笑着对澎湃新闻说。

    5月23日晚,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地下车库的保安宿舍,宿舍门口写着“外保宿舍”,宿舍外是北京资源燕园宾馆的停车场,车来车往,宿舍内有四套上下床,一名正在睡觉的保安床上还散落着几本书。

    刘政平时喜欢说相声,参加了北大曲艺协会,被学生拉去拍微电影,在春节联欢会上表演抖空竹,与校长合影,刊在校报头版。去年准备司法考试时,还被院长邀请去看百讲演出。他感谢北大给了他舞台,让他可以做点喜欢的事情,结识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邓亚也是姚运灿的室友,刚刚来北大当保安才两个月,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北大浓郁的学习气氛,“离着学校近,学习条件比较好。”他说,虽然学习和保安这个职业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他们宿舍平时看书的人还是挺多的。

    有保安能用英语接待外宾

    但跟北大学生一块玩,他会有心理负担,总感觉低人半头;旁听喜欢的国学课,不敢去找教授交流,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下班就看书。”同在这个宿舍住的许力青这样评价他的室友们,他对澎湃新闻说,保安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而且大家上班的时间不同,平时的交集并不算多,但他仍然可以感受到室友们的学习热情。

    北京大学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坐落于未名湖畔,有北京大学校友向澎湃新闻反映,这里的保安经常自学英语,可以用英语接待外宾。

    “我感觉跟他们是不对等的。”“因为保安的身份吗?”“对。”他点了头,视线耷下来。

    5月23日晚,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地下车库的保安宿舍,宿舍门口写着“外保宿舍”,宿舍外是北京资源燕园宾馆的停车场,车来车往,宿舍内有四套上下床,一名正在睡觉的保安床上还散落着几本书。

    该中心的保安刘涛(化名)说,和他一样,平时经常学英语的保安有很多。他认为,北大保安因为工作需要平时学英语、用英语接待来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想过多被宣传。

    无权进入图书馆,饭卡要扣15%的服务费,这些“把人区分开来”的限制,时刻提醒刘政,自己是保安,是外人。他笑说自己可能太偏激了,必须通过考试才能打开心结。

    有保安能用英语接待外宾

    姚运灿也说,学英语的确是保安中比较普遍的现象,“也有因为工作需要的成分。”他介绍称,自己所接触的保安不止有学英语的,还有没事会拿日语书看的。

    刘政生于河北衡水的农村,家里条件不好,自卑贯穿了他整个成长过程。学校一句“知识改变命运”,深刻地影响着他。

    北京大学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坐落于未名湖畔,有北京大学校友向澎湃新闻反映,这里的保安经常自学英语,可以用英语接待外宾。

    “没事的时候就看书。”北大西门的保安王东(化名)和姚运灿一样戴着黑框眼镜,跟澎湃新闻记者交谈时略显腼腆,还不时张望进出校园的人员。

    他迫切地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学习是条捷径”。他想通过考上北大,把自卑抛出去,把自尊心拾回来,“让自己能够站起来走路”。

    该中心的保安刘涛说,和他一样,平时经常学英语的保安有很多。他认为,北大保安因为工作需要平时学英语、用英语接待来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想过多被宣传。

    他对澎湃新闻说,自己之前也没有很爱学习,但是到北大当保安之后,被这里的氛围所感染,养成了没事就看书的习惯,虽然还没有参加自学考试,但是他一直在坚持自学英语,“因为英语在平时的工作中可以用到,而且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

    新传学院靠近南门,南门对面住着很多“全职考研”的学生,他们天天来北大自习,每月两千块租个床位,家里供着吃喝。对于刘政来说,这种考法“成本太高”“风险太大”。

    姚运灿也说,学英语的确是保安中比较普遍的现象,“也有因为工作需要的成分。”他介绍称,自己所接触的保安不止有学英语的,还有没事会拿日语书看的。

    “有爱学习的人,那天开会的时候就看见有人在抄北大的课程表。”5月22日晚,北大南门的两名保安对澎湃新闻说,确实有不少保安见缝插针地利用靠近北大的学习机会。

    当保安第一年,刘政存下2万多,寄回了家。他是独生子,家里前两年刚盖起房子,除父母外,还有个常年瘫痪在床的88岁奶奶,全家基本以五亩葡萄地为生。去年司考时,受假新闻影响,葡萄卖不出去,让他很闹心,后来学院老师帮忙卖了两车,1万多,才把本钱收回。

    “没事的时候就看书。”北大西门的保安王东和姚运灿一样戴着黑框眼镜,跟澎湃新闻记者交谈时略显腼腆,还不时张望进出校园的人员。

    也有北大保安表示,还是本职工作最重要。“我倒不是冲着学习来的,我在这里加班比较多。”同晚,北大西二门的保安对澎湃新闻说。他坚持认为,身为北大保安,一定要把工作放在学习之前。不过,“爱学习的人特别多,上自习啊,听讲座啊,受这个氛围所感染吧。”

    “如果我是城市的,我绝对不可能跑这儿来当保安,就是农村的,没办法!”刘政说着,眉头狠皱到一起,挤出无奈的表情。他想考研,不能跟家里要钱,要工作,要有收入,要有时间学习,要有北大这样的学习环境,只能退而求其次,没有第二条路。

    他对澎湃新闻说,自己之前也没有很爱学习,但是到北大当保安之后,被这里的氛围所感染,养成了没事就看书的习惯,虽然还没有参加自学考试,但是他一直在坚持自学英语,“因为英语在平时的工作中可以用到,而且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

    一些保安表示,北大保安人员流动性比较大,不少保安待一两年,学有所成或考上大学后就不干了。

    听闻同样在北京的大学同学收入已过万,某个室友转行做了房地产销售,一年挣了28万,刘政并不羡慕。他自嘲读书越多越清高,看不上这些“卖房卖保险”的职业。他想要过得更有尊严感。

    “有爱学习的人,那天开会的时候就看见有人在抄北大的课程表。”5月22日晚,北大南门的两名保安对澎湃新闻说,确实有不少保安见缝插针地利用靠近北大的学习机会。

    “这些保安是相当理想主义的一个群体”

    对他而言,最理想的人生状态,是“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顺便把钱赚了”。他也相信,考上北大,顶着北大研究生的光环走出去,道路会很广阔,人生将全然不同。

    也有北大保安表示,还是本职工作最重要。“我倒不是冲着学习来的,我在这里加班比较多。”同晚,北大西二门的保安对澎湃新闻说。他坚持认为,身为北大保安,一定要把工作放在学习之前。 不过,“爱学习的人特别多,上自习啊,听讲座啊,受这个氛围所感染吧。”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的大一学生刘迪(化名)对澎湃新闻说,虽然平时与保安群体接触不多,但还是发现他们普遍比较爱学习,就拿她住的35号宿舍楼来说,经常能看到其中一位保安在看经济类的书。

    图片 3

    一些保安表示,北大保安人员流动性比较大,不少保安待一两年,学有所成或考上大学后就不干了。

    北大校友裴济洋曾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他在北大就读期间曾连续3个春运、2个暑运、4个黄金周,出现在北京大学的火车票售票窗口,为乘客提供有用的信息,也正因为如此,裴济洋接触过一些北大保安。

    被誉为“北大保安高考第一人”张俊成。中国新闻网资料图

    “这些保安是相当理想主义的一个群体”

    “总体上(北大)保安这个群体非常爱读书我是知道的,甚至保安这个群体出来了一些考上大学考上研究生的。”裴济洋对澎湃新闻介绍说。

    常加班,没时间学习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的大一学生刘迪对澎湃新闻说,虽然平时与保安群体接触不多,但还是发现他们普遍比较爱学习,就拿她住的35号宿舍楼来说,经常能看到其中一位保安在看经济类的书。

    “人生从保安开始,反倒是一种荣耀。”张俊成曾是北大一名保安,后通过成人高考,考上了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如此感慨。

    大学生来北大当保安考研,在刘政之前,有成功者甘相伟。

    北大校友裴济洋曾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他在北大就读期间曾连续3个春运、2个暑运、4个黄金周,出现在北京大学的火车票售票窗口,为乘客提供有用的信息,也正因为如此,裴济洋接触过一些北大保安。

    “这些保安是相当理想主义的一个群体,有一部分是家里面穷,念不起书,但是想要读书。”裴济洋说,就他所接触到的北大保安,有一部分本身就爱学习,在北京大学当保安之初就考虑到了业余时间可以兼顾学习,还有一部分是来北京大学当保安之后被燕园浓郁的学习氛围所感染变得爱学习。

    2007年夏天,为心中念念不忘的“北大梦”所牵引,湖北广水人甘相伟在大专毕业后,辗转两年,终于来到未名湖畔。偶然发现北大有保安学习的传统,对于一些刻苦求学的保安,队里也会尽量安排到适合学习的坐岗和夜班。

    本文由中国赌城发布于中国制造,转载请注明出处:成群逆袭的北大保安,北大保安

    关键词: 中国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