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赌城 > 中国制造 > 异色研究者集团,英日二选一

异色研究者集团,英日二选一

发布时间:2019-05-06 17:29编辑:中国制造浏览(71)

    Leave a nest的CEO丸幸弘(34岁)一直以来对于生物及生命科学都投以不小的关注,在大学自东京药科大学生命科学系毕业之后,2001年旋即进入了东京大学农学生命科学研究院就读,最终取得了农学博士的学位。“约莫2000年至2001年左右,社会整体对于理科的疏远开始成为了一个议题。同时另一方面又有博士后的问题,我的许多学长姐们就继续留在研究所里面,我想到照这样下去问题不可能得到解决”,丸幸弘如此说道。所谓的博士后并不是正式研究员,而是以约聘的身分以较低的薪资聘雇的博士。在丸幸弘看来,这样下去日本科学的基础要崩坏只是迟早的事。

    11年来的成长自然是一番精彩的故事,至今Leave a nest已经有约50名工作伙伴,全部都是硕士跟博士(博士居多),而且全部都是理工科!他们做得事情实在多到无法分别详细介绍,只能简单列举:

    学科介绍:想必大家都对忠犬八公的故事十分熟悉,其实忠犬八公的主人--上野英三郎就曾是东京大学农学生命科学研究科的教授,日本近代农业土木工学的创始人。去年3月上野先生与八公的雕像也是在东大农学研究科里首次披露。80年后,他们终于在东京大学再会。

    始于崇高疑问的方案

    还有在各地营运植物工厂的方案。一般的植物工厂是以大规模经营来试图提升生产效率,但尽管如此价格还是居高不下,让一般消费吃不消。

    “我们公司内在2005年就持续召开有关植物工厂的读书会,但是消费者总是摆脱不了相较于天然栽培,植物工厂的产品带有人工、不好吃的印象。我们觉得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看过现场实际的情况,所以就产生了让他们在实际看得到食物工厂的地方消费的念头,因此打出“店产店销”的名号且进一步和外食产业合作。”

    日本三明治连锁店赛百味(Subway)就和Leave a nest合作,10年前在东京站邻近的丸大厦的地下室设立了植物工厂并设店。客席被设计成让植物工厂的棚架给包围的形式,让顾客在现场观赏莴苣种植景象的同时品尝,据说相当受到女性顾客的青睐。同时更进一步由Leave a nest打出“野菜科学”的概念,将蔬菜所带有的成分和营养素等知识传递给顾客。

    现在,栃木县宇都宫市的饺子关联企业的餐厅也加入了植物工厂。东京福生市的电材企业也计划要设立正式规模的植物工厂,期望能打进大型零售商或餐饮店的市场。据说以活络国内外的地方活动为目的,期望能将包含店产店销的指导意见的植物工厂营运软件(执行方法)进行贩卖。

    将科学,教育,和商业巧妙的结合,以出前所未有的点子将企业和学校给卷入其中,从中将其事业化的丸幸弘的直觉并不是轻易就可以学得来的。

    感想

    我不知道你觉得如何,但Leave a nest做的事情的确多元到让我敬佩的程度。首先,不到50个人可以做那么多事情,真的很厉害;再者,他们是一家非常具有社会企业理念的公司,由非常年轻的科学人自行创立,而且扩展的方向非常稳健,每一个计划部门都有科学内涵支撑,都针对迫切的社会议题切入,但同时也有很清晰的商业模式。

    我分享这篇,真的是希望能抛砖引玉。Leave a nest在解决的问题,跟台湾如今面临的问题多么相似:社会上科学素养低落、高学历者找不到工作、企业整天喊没有人才、学生对科学越来越没兴趣、老师的压力越来越大、企业缺乏新颖的营销手法、年轻科学家要不到经费……这么多的问题,他们通过清楚定义跟找出问题核心,不依靠政府,把问题变成商机,11年来持续茁壮到现在这样。我访问的当天,也得知他们即将搬办公室,换个更大的空间,因为他们持续在征集人才。

    我喜欢这种创业家 科学家的精神。PanSci大概永远到不了果壳或Leave a nest的程度,但我真心期盼有更多科学家站出来解决这些科学家自己最熟悉、也唯有科学家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会很乐意给予最大的支持。

    本文转载于PanSci,作者郑国威为PanSci网站的主编。转载时文字部分有删改。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 果壳学院
    • Geek学院

    生物材料科学専攻

    “科学与技术是相似而不相同的事情,先有作为土壤的科学,而后才从中长出新的技术。在日本一直以来都以科学赚不了钱为理由,相对在制造面着墨较深,可是科学和技术本来应该要像车子的两个轮子一样才是。”

    德江小姐向我们介绍了Leave a nest公司的由来。以下是我当时的纪录,加上后来网络上再次搜寻综合的数据。

    地球・自然環境を保全しつつ食料生産の基盤と地域環境を整備し、生物資源を高度に持続的に利用する課題を、主として工学的手法によって探究する能力を養います。

    大学考试全志愿落榜的挫折

    Leave a nest的字义是“离巢”。丸幸弘的心意是要创造让小孩子和公司的职员有朝一日要离开的“巢”。离巢之后就只能各凭本事,所以在公司内部也彻底执行个人主义,每个人对自己的企画担负责任来运行。
    “我认为今后能够留下的只有能够尊重个体的组织。在我们的公司里有个若是想学什么,作部下的就要自己款待上司的风俗。作为下属看着上司全心投入在自己的工作,也持续努力的学习的身影,对于上司身上所持有的技术或是指导意见,下属自然会产生就算要自掏腰包都想要学走的意愿,也因此才会有所成长。”

    最常被部下请客的自然就是社长的丸幸弘,怎么说也是实现了文章前述事项的始作俑者。在大学院时代就对于“为什么小孩会对理科越来越疏远”的问题抱持疑问,从而便订下了“要将最尖端的科学传递给小孩子”的任务,带着自己的热情,实现了比任何人都要更多的QPMI循环。

    大家可能觉得丸幸弘本身从小应该就对理科科目相当拿手,事实上并非如此。

    “高中的时候我在物理,化学,生物的偏差值大约只有30多,数学考试也拿过零分。反而是英语,国语,地理还比较拿手。”

    摆明就是文组的人,又喜欢运动,高中的时候热衷篮球,还担任副队长率队参加过县大会,弟弟还参加过奥运选拔赛,可以说是生长在擅长运动的家庭里,原本高中毕业之后打算以体育老师为目标朝向专门学校升学,虽是顺着妈妈的心愿选择了大学考试,结果却是尝到考了10个志愿全部落榜的巨大挫折。

    但是人生的际遇却也耐人寻味,上了重考班之后因为生物老师的一番话受到冲击,因为发现生物还有相当多的未知而产生了兴趣,自发开始热衷地学习生物学,竟然在全国模拟考试中得到相当好的成绩,也因此对自己的生物产生不会输给任何人的自信,最后考取了东京药科大生命科学系。

    “接下来的生命科学将会有革命性的发展,比方说在智能型手机当中登记自己的遗传情报的时代中就会来临吧。日本是个有智慧的国家,现在正是为消弭世界上的知识落差尽一份力的时候。我们想要创造一个不论身在何处都可以学习科学知识的共通教育平台。”

    让我们来待这位年纪轻轻格局却很大的创业家所要走的下一步吧。

    原文发表于PanSci,翻译:高至辉。转载时文字部分有修改。

    果壳相关小组:

    • 中国赌城,全部学习相关小组

    在今年4月底,我因为别的工作任务前往东京,因此有机会拜访了Leave a nest。不过之所以会知道这家公司,又得再往前回溯,那是因为在去日本前的一个礼拜,我在北京参加会议,顺道回访果壳网办公室。果壳网CEO姬十三得知我要去东京,便建议我去拜访一下这家公司。我们聊起时,大致印象是这个单位与果壳,还有PanSci一样,都是民间发起,且方式较新的科学传播组织于是我回台湾之后透过网站写信给 Leave a nest,表达想要前往拜访之意

    考试难度:相对东大其它研究科而言,农学研究科的院试较简单。尤其是冬季的外国人特别入试可以选择只考英语或者只考日语,加上专业课的考试通过即可入学。冬季入试的问题十分基础,有专业基础的同学突破语言关之后答对一半以上其实并不难。直接从语言学科经济学科等专业跨专业过来考试的学生,从零开始复习半年内考上修士的先例也不在少数。而夏季的一般入试相对来说问题较难,而且外语必选英语(TOEFL-ITP),但是往年的合格率也都在60%-70%左右。

    在进入东京大学大学院之后,他聚集了大学时代玩乐团认识的15个朋友们,以体验过科学趣味的过来人的身份来到小学等地方进行实验等课程的外出授课。当初接受的学校也抱持观望的态度,但由于孩童普遍对于这项有趣的教学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日积月累就做出了成绩,于是,在2002年时他们成立了Leave a nest股份有限公司,之后他们得到的帮助不只限于大学或研究所,还有一些企业也加入其中,从而实现了遍布小学到高中的外出授课。

    区域发展

    网站:

    这是我觉得Leave a nest 最厉害的一块。或许是因为创办人本身背景是农学跟生物科技吧,他们特别关注农业的未来。在日本,农业同样面临粮食自给率下滑、食品安全疑虑、农村人口老迈、青壮人口流失,以及气候变迁、经济景气变动等等问题。所以他们提出的解决之道就是,通过日本引以为傲的科技力来应对。他们协助企业设置植物工厂,跟餐厅合作,凸显食物无毒无害的特色,可以直接设置在店面内,吸引消费者。还与社群媒体串连,当蔬菜要采收时,会透过Twitter发讯息给关注者;去冲绳与当地农民合作,用科学饲料养健康又美味的猪,创立品牌。透过可规模化的扩张,与各地区企业合作产业发展,也能获得营销口碑。

    中国赌城 1与Subway合作,在丸之内地铁店设置小型植物工厂。

    中国赌城 2福幸豚美味的秘密,用五力图分析。图片来源: fukuyuki.com/quality

    亲身经历:我本人就是通过研究生的过度,DIY进东大农学研究科的。今年四月正式成为了修士一年生。在国内的读的是普通一本,食品专业。大学四年游戏人生,幡然醒悟时绩点奇低一事无成挂科无数。曾经擅长的英语也因为荒废了四年而考不出任何拿得出手的成绩。大概我在大学四年里唯一做的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因为喜欢动漫声优,为了疯狂追星而学了日语(笑)。大三报了日语班从五十音开始学,大四毕业考过N1开始了日本留学生活。

    优秀的商业运作

    “我并不是运作商业模式的高手,最初我也并不期望会赚钱。但是我知道要发明创新的话PDCA是不够的,‘QPMI’才是必须的。Q是问题(Question),首先的问题非要从社会面上的崇高意义出发不可。接着P是个人(Personal),也是热情(Passion),也就是说带有强烈热情的个人是必要的条件。因为有带有热情的个人,所以会产生M的成员(Member),使命(Mission)也会从中诞生,最终的结果就会连向I的创新(Innovation)。企业必须要重视每一个个人,让QPMI不断回转这点我觉得是很重要的。”

    战略发展

    他们目前也积极向外国拓展。除了已经设立分公司的美国旧金山跟新加坡以外,也已经前往印度尼西亚跟中国开始一些简单的项目。例如去印度尼西亚与当地大学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交流、办理招生讲座。去中国的上海开始协助企业设立植物工厂,在香港跟上海也都已经有了冲绳物产直营店。强调的重点当然是,这些食物是通过科学且安全的方式养育或栽种出来的。网站上说台湾这边也有些计划,但龚先生没有提到。

    除了东京,他们在日本还有两个办事处,分别是大阪跟冲绳。大阪基本上就是跟东京做一样的事情,只不过服务的区域是西日本。冲绳就比较特别,可说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在经营冲绳的。他们认为冲绳其实位置绝佳,台北、上海、首尔、香港、马尼拉都在同心圆内,但如今的冲绳却是日本全国收入最低、就业率最低、大学生比率也最低的地区。于是他们结合琉球大学以及当地产业、政府,以科学作为改变的起点。目标包括建立当地人力资源网络、开发人力资源、活化当地高等教育单位,以及建立高价值农业品牌,也就是先前提到的福幸豚。

    介绍结束后,我们也从楼上的会议室到楼下的办公室参观,虽然已经晚上7点多,但许多人都还在工作,而且真的都好年轻,其中有好几位是当初一同创办公司的15人。

    中国赌城 3

    中国赌城 4

    中国赌城 5左起:台湾创业家Nick、Jackie、资策会Yani、Leave a nest的杰锴、德江小姐、我、一位从中国来Leave a nest实习的小姐、协会/PanSci创办人徐挺耀、以及龚先生。

    応用生命化学専攻

    企业方外出授课的筹划

    目前外出授课作为“教育支持计划”,已经约有100家大中小公司参与其中,接受这项授课的孩子也已经超过了4万人。Leave a nest接受来自企业的的人才(研究员,技术员等)和资金,藉此来筹划外出授课计划。这个计划执行至今,已经有学生因受到外出授课的激发而选择理科大学进而顺利就职,而前来公司表达感谢的例子。

    今年外出授课开始加入对专家和该校老师的网络投票,设立表彰优秀的授课方案“教育CSR奖”。共有23个方案受到提名,目前正在进行评比。例如制作天文望远镜的光学机器总和制造商威克胜(ビクセン),为了增加喜好天文观测的人,于2009年开始了设立天文部的支持活动和针对教职员的研修。以能够培育出作为天文部领导的指导老师为目标的远大战略。

    另外像是生物医药的研究与制造商协和发酵麒麟株式会社(KIRIN)为支持东日本大震灾受灾区的复兴,将与东北的国高中合作,执行“KIRIN羁绊计划”的子计划——以寻找新型微生物为目标的“东北生物教育计划”。除了由协和发酵KIRIN和Leave a nest提供必须的器材和指导意见,还预计定期性执行较高水平的研究计划。现在已经有岩手县陆前高田市和宫城县石卷市的高中参与并开始了研究。

    “比现在的外出授课更进一步,要让高中生能以写论文为前提来展开研究。我把这称作基于研究的教育(research based education,RBE)。东北地方沿岸由于去年的大海啸有许多的海底微生物被冲上陆地,或许能在其中发现对人类有益的新品种。我希望尝试让当地的小孩用自己的手来开拓未来,用教育和研究来跨越悲伤。如果儿童能够因此好好成长,企业、学校、甚至整个地区都会变得更有朝气。我相信如果RBE能够持续20年的话,一定可以从中诞生诺贝尔奖得主。”

    Leave a nest从外出授课开始,在科学知识的领域里扎实地展开多元化的事业经营。甚至可以说“有多少社员就有多少计划”。现在的员工44人当中,理科博士占了约六成,以外的人员至少是硕士,其中也有文科生,但至少都是博士。

    在拜访过日本的Leave a nest公司(株式会社リバネス,网址:lnest.com.sg)之后,我必须要说,我过去真的眼界太窄,想象层次也太低。借由这篇文章,我将简要地介绍我所知道的Leave a nest公司,同时也想跟所有PanSci的伙伴,以及共同在台湾做科学传播、推广科学素养的朋友们,好好讨论讨论:台湾的科学传播到底可以怎么做得更好、更精彩、更有社会意义!

    農業や資源を広く経済の中で位置づけ、農業・食料・資源・開発等に関わる諸問題を社会科学的に分析し、実態の解明と問題解決のための方法と手段を導く能力を養いつつ、この分野における研究水準の向上に資する研究者等、社会に貢献度の高い人材を育成します。

    正当大家逐渐因为日本国内儿童对于理科的疏离或是学历低下问题,纷纷把矛头指向教育行政改革的同时,试图以企业与商业行为的力量解决这个问题的异色经营者很自然的受到了大家的关注。

    教育发展

    网站:

    制式科学教育无法激发学生对科学的热情,是Leave a nest创办的主要原因,因此他们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把实验重新带回教室。目前的新闻媒体中充斥着科学术语,然而学童对于科学的兴趣却越来越低落。他们透过提供正确的知识、教学法的改良,以及实验教室的引进等方式来改变这个现况。对于即将成为教师的人,他们提供教育训练、先进科学实验教室的规划跟设置、科学表演的设计、科学实验“工具包”,以及实时的科学知识支持。同时对企业要求企业社会责任,请企业支持并赞助各项教育计划,同时也让企业可以顺便培训员工,或是将企业的发明结合在教学内容中。对学童则提供机器人实验室,举办适合儿童的活动。对大学院校内的学者,则让他们与高中生结合,让高中生可以进大学实验室参与实验,或是请大学教授指导高中科学展览。他们一年办理超过150场活动,形式非常多元。

    中国赌城 6针对小学生的理科王国活动。

    中国赌城 7特别针对受灾的日本东北三县举办的高中生科学活动,获得两家企业支持。

    中国赌城 8这是下次活动要发射的火箭。

    農学国際専攻

    上至使用“宇宙”当教材,下至养出好吃的猪

    租下国际宇宙太空站中由日本研制开发的“希望号(きぼう)”实验舱作为实验、教育、宣传用的“宇宙教育方案”中,有一项是将依时放置于宇宙空间保管的植物种子或是大豆等带回地球后,由全国的小中高的学生来栽培、观察的实验。

    “在繁多的事业当中的一个就花上3000万的例子也有,如果只看这个部分确实是亏损的,但是却能让6000名以上的孩子参与并得到知识上的刺激,我认为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成果。”

    这样的教育支持自然的也成为了企业人才培养的场所。Leave a nest也承办新人员工或干部的教育训练,研修当中则又会包含外出授课的计划。

    “对来自企业的研修学员来,我们会让他们试着向小学生以开心易懂的方式说明他们的新规事业计划,小学生基本上来说都很诚实,如果说的太无聊或废话太多,他们会很不客气的告诉你‘很无聊’。要怎么引起他们的兴趣就变得相当重要。”

    丸式把Leave a nest定位成“知识的制造业”。“知识每天都从大学,研究机关,或是企业等等地方产生,但是并没有手段把他传递出去。我们所办演的角色就是让知识得以流通的管线,把这些知识传递给小学到高中的学生”。

    大学怎么说也是受到税金补助,所以也有义务向社会进行科学或是技术的对话。Leave a nest也有为此提供支持,并在关联企业在东京都内所营运的8家“科学咖啡(Science cafe)”内筹划举办由教授们开办的研讨会。

    他们也支持企业内部的研究活动,备齐实验和监测装置,以最便宜的价格接受研究开发的委托,据称,刻意压低价格的原因是为了支持更多中小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让研究者能够活用拥有高度技术的街坊工厂的支持事业也同时在进行。

    也有像是帮助让养猪场活用冲绳县内当地的食品残渣所制造的回收性配方饲料的地域性的支持计划。现在,名为“幸福猪”的铭猪约育养有100头,这些不只是出货给同县内使用,为了实际让消费者能够品尝,也在关联企业的餐厅当主餐。由于使用食物残渣混入酸桔仔和西印度樱桃渣等考虑营养均衡的配方饲料,据说猪肉的口感很好。

    中国赌城 9

    农林水产等等学科有兴趣的同学,都不妨来试着找一下感兴趣的研究室。

    编辑的话:本文是日本媒体对日本异色研究者集团(Leave a nest)的报道。日本异色研究者集团是一家试图以企业与商业行为的力量解决日本国内儿童不喜欢理科或是学历低下问题的公司。这篇报导循着“派遣大学或企业内的研究者到小学至高中的学校为学生上课”的活动为中心,来报导Leave a nest是如何将专家的科学知识与社会接轨的。

    中国赌城 10CEO 丸 幸弘/ Yukihiro Maru

    所以如果你对农学方面的研究有兴趣,想进入设备齐全资源丰富的东大研究学习,不妨试着报考一下东大农学研究科。不一样的人生也许就此开始。

    Leave a nest成立于2002年,那时的创办人丸幸弘还在东京大学农学及生命科学系攻读博士,但在那之前,也就是2000-2001年之间,社会上开始讨论找不到工作的理科博士后越来越多,无法进入社会就业;同时拒绝理科、讨厌理科的小学生也越来越多。发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同时也是机会的丸幸弘,便与另外15位大学时代同样念理工科的同学共同创办了 Leave a nest,此命名意味着:理科博士后或硕士生其实可以凭借自身所学,发挥专业,离巢高飞,但同时也留下一个巢,培育未来的学子,让科学依旧为未来世代所重视跟喜爱。

    動物の生命現象の解明および病態の解明と克服、ならびに公衆衛生の向上を担う高度に専門的な人材の養成を図ることにより、動物と人類のよりよい関係を構築し、両者の健康と福祉の向上に寄与します。

    研究发展

    网站:

    2004年4月推出的研究发展部,目的是要让科学人发挥所长,不致于找不到工作。研究加速“车库”提供各类代客实验跟制作,目前有三类,分别是生物车库、化学车库、工程车库。可以提供DNA测序、蛋白质组分析、NMR波谱分析、原子吸收分析、样品制作、实验影像制作,以及实验技能培训等等服务,甚至也提供英文论文或履历的文字校对跟翻译。接着是刚刚已经提到的支持研究经费的计划。还有制作业内杂志的计划,例如BioGARAGE杂志都是邀请拥有博士学位的研究人员撰写,告诉你业界跟学术界的最新动态跟进展。最后,Leave a nest也接受各种咨询,例如专利研究跟分析、与其他研究机构共同合作、接受实验与开发委托等等,每一个路径都是在帮科学人找出路。

    農業・資源経済学専攻

    中国赌城 11左图:龚宇泽社长拿着的化学探索纸牌游戏,是Leave a nest 自行开发的,据说卖得非常好。右图:德江纪穗子博士。

    森林に関する生物科学、環境科学、資源科学、社会科学等の分野において世界的水準の教育、研究を進め、森林の自然の営みや持続的管理に関わる基礎的・応用的課題を解決できる専門的人材を養成します。

    接待我们的是龚宇泽先生(Andrew Gung)是新加坡人,目前担任战略开发事业部的部长,同时身兼新加坡分公司的社长。另外还有两位是同为新加坡人的郑杰锴(实习生),以及负责人才开发事业部的德江纪穗子博士。

    農学が本来有する総合力を生かした教育研究をすすめ、人類の生存を支える食料生産と生物圏の保全を基盤とし、安全で豊かな社会の実現に貢献できる人材を育成します。

    本文由中国赌城发布于中国制造,转载请注明出处:异色研究者集团,英日二选一

    关键词: 中国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