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赌城 > 中国制造 > 哥斯拉登,尸体内脏

哥斯拉登,尸体内脏

发布时间:2019-05-06 17:31编辑:中国制造浏览(155)

    低温停尸间,一个阴阳交界的恐怖之地,一具陈尸,冰冻多年后再见天日,内脏竟然不翼而飞?!是盗尸者,是食尸鬼,还是……

    5月2日,美军在一次行动中击毙了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然后立刻使用卡尔•文森(Carl Vinson)号航空母舰将其海葬。这一举动引起了各方的不解,美国人着什么急?虽然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知道这一行为的动机,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预测本•拉登……的尸体到底会发生些什么的。当然,哥斯拉登什么的估计不太可能,阿拉伯海也没什么辐射,但是被鱼斯拉吃掉倒是很有可能……

    心肌缺血的早期超微结构改变 心肌缺血患者心肌酶活性的变化 心肌缺血患者心肌酶活性的变化 由于心肌缺血直至早期心肌梗死时,细胞内的许多酶被释放到细胞外液中,可通过液氮骤冷固定、冷冻切片,酶组织化学染色来检测心肌内各种酶的活性。 研究发现,

    自溶,冰冻尸体器官失踪的元凶

    在人活着的时候,人体的皮肤、消化道、呼吸道内定居着各种微生物,由于正常的皮肤、粘膜具有屏障作用,这些微生物并不致病。然而当人死后,免疫功能消失,这些微生物以及腐败菌群就会利用尸体大量繁殖,并导致尸体腐败。为此,尸体通常会被冷冻保存,因为低温环境可以抑制微生物的活动。

    但是既然冷冻可以阻止尸体腐败,那又为何会出现“内脏不翼而飞”的诡异事件?

    原来,低温只能抵御外敌入侵,却无奈于祸起萧墙——酶的“叛变”才是对机体最大的打击。在人活着的时候,细胞内用于保持生物活性的各种酶安分守己、各尽其责。但当人死后,细胞膜结构破坏,溶酶体破裂,细胞内的各种酶都会被释放出来,其中许多具有溶解作用的酶当场“变节”,开始从内部进行破坏——如蛋白水解酶,它能使蛋白质等复合物逐渐降解,破坏细胞、组织和器官——这就是所谓的“自溶”。换句话说,自溶,就是人死后细胞、组织,乃至器官在细胞内酶的作用下发生破坏、软化、溶解,最终消失的过程。

    由于自溶是由生物酶造成的,因此低温下(通常储存尸体的温度是-9℃)尽管酶的活性有所降低,但自溶过程却不会停止。而且尸体储存的时间越久,自溶越严重。只有取材后用福尔马林固定,使蛋白质完全凝固变性,才能够阻止自溶的发生。

    本•拉登的“巨人观”

    尽管他是“著名的”本•拉登,但是在他死后,仍然逃不掉腐败的过程。腐败是人体组织中的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被腐败菌群分解的过程,对于没有经过妥善保存的尸体来说,通常发生于死后2-3天。实际上,不管本•拉登的尸体被葬在哪里,他的尸体都会按下面的“剧本”发展:

    • 细胞内含有大量的生物酶,机体死亡后,这些酶会从细胞内释放出来,溶解细胞、组织和器官;
    • 胰腺和胃肠道内有大量的消化酶,在生命状态下,它们不会对机体产生任何破坏作用。一旦死亡,机体的生物屏障作用消失,它们就会溶解自身的胰腺、胃肠道,甚至其他的组织和器官;
    • 腐败菌群的大量繁殖能分解尸体,同时产生大量的硫化氢和氨,从口、鼻和肛门排出,具有特殊的臭味。这些腐败气体窜入皮下组织和内部脏器,形成体表的腐败气泡和内部海绵样器官;
    • 硫化氢与血红蛋白结合形成硫化血红蛋白,使得尸体表面呈现污绿色。

    当尸体腐败扩展到全身,达到高峰时,尸体的软组织内部会充满腐败气体和腐败液体。整个尸体呈现污黑色,高度膨胀,体积巨大,眼球突出,口唇外翻,面目全非(请自行想象)。法医学上称之为“巨人观”。

    图片 1

    卡尔·文森号航母。

    由于心肌缺血直至早期心肌梗死时,细胞内的许多酶被释放到细胞外液中,可通过液氮骤冷固定、冷冻切片,酶组织化学染色来检测心肌内各种酶的活性。

    自溶有顺序,但不固定

    自溶并非是一个“突然溶化”的过程,根据酶分布的不同,自溶是有一定发展规律的。通常来说,含有消化酶、与外界相通的器官更容易发生自溶。

    最早发生自溶的是胰腺和肠道。胰腺是分泌器官,能够合成多种消化酶,这些消化酶使得胰腺的自溶发展最快、最严重。即使在冰冻状态下,胰腺也会在人死后短短几小时内发生自溶,细胞核在36-48小时后就完全降解。

    肠道内由于同样含有大量的消化酶,所以它也会最先发生自溶。此外,脑、胆囊和胃黏膜也会较早自溶,肾脏、肾上腺、肝脏和脾次之,皮肤的自溶最晚。

    • 肝脏的自溶始于死后12小时,36-48小时后肝细胞索和肝小叶结构逐渐不清;
    • 心肌的自溶较骨骼肌早,死后12小时可见细胞肿胀,横纹消失,细胞核固缩,36小时后细胞核碎裂、溶解;
    • 肾脏肾小管上皮细胞在死后24小时开始降解,48小时后细胞核就可以完全消失。

    当然,这种自溶顺序不是一成不变的,但胰腺总是首当其冲。而且,由于胰腺位于后腹膜后,被胃和横结肠、肠系膜、大网膜挡着,即使在溶解前也很难辨认,所以一旦胰腺形态受损,就很难对其进行定位与取材。

    而且,自溶一旦开始,各器官都会受波及,没有谁能独善其身,一般不会出现仅有个别器官“丢失”,但其余完好的情况。不过,由于脏器在缓慢溶解的过程中逐渐丧失了原有的形态,同时又被包裹在腹腔血液和组织液里,所以尽管它们并不会溶解得“无影无踪”,但鉴定人员有时也很难对其进行辨认。

    除此以外,受组织病变或者毒物残留的影响,各器官自溶的速度会发生变化。人为的尸检对此也有影响——通常冰冻尸体被解冻后,器官被切开、取材后,自溶都会加速。

    因此,要想更好地了解尸体的情况,即使有冷冻设备,法医学解剖也必须尽早进行。

    尸检需要与时间赛跑:腐败、自溶都是尸体保存的大敌。离死亡时间越远、取材的次数越多,对尸体的损害就越严重。

    拉登的结局?大概在鲨鱼肚子里

    拉登的死距今已有半个月了,现在的他,恐怕早已被海水泡成“大胖子”了。由于肠道、胃、气管和肺等器官生前就有常驻菌群,因此,它们的腐败发生得又早又快。而肾、肌肉和心脏等腐败得较慢些,毛发、牙齿和骨骼则能长期保存。

    影响尸体腐败速度的因素有很多。一方面,它与尸体“个人情况”相关。拉登今年54岁,体型偏瘦,与年轻而较胖的尸体相比,由于脂肪和软组织较少,所以他的腐败进展要慢许多。另外,它与环境温度、湿度和空气含量也都有关。通常温度越高、湿度越大,腐败进展越快。

    实际上,储存尸体也正是利用这个道理——0℃以下时,尸体会被冻僵,阻止腐败的发生和发展,而当尸体处于干燥的环境时,尸体的水分也会迅速蒸发而形成干尸,使得腐败停止。

    另一方面,腐败菌群大多是需氧菌,腐败过程是需要氧气参与的。因此,尸体暴露在地面上、泡在水中和埋在土里这三种情况下,腐败速度是依次减慢的。在温度和其他条件相同时,如果地面上的尸体需要1周的时间完全腐败,那么在水中则需要2周,埋在地下则需要8周,而完全白骨化则需要半年以上。

    拉登的尸体被美军扔到了阿拉伯海里,由于海水温度较气温偏低,含氧量也不及地面。因此,拉登尸体腐败所需的时间会是暴露在地面上的2倍。当然,这只是“单纯”的腐败,在大海中,还必须考虑到船和鱼的影响:有时尸体不仅能被轮船的螺旋桨绞碎,还可能被鲨鱼等啃食——也就是说,美军的航母刚走,拉登的尸体可能就卷到螺旋奖里绞碎了;或者,成了海中鲨鱼的美食。

    也许拉登早就被鲨鱼分食干净了,此时的他到底怎样,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至于哥斯拉登、威震天什么的,也就更没人知道了……

    研究发现,心肌缺血15分钟时,患者糖原磷酸化酶、分枝酶在缺血区呈阴性;琥珀酸脱氢酶、谷氨酸脱氢酶、辅酶Ⅱ黄递酶、腺苷三磷酸酶、细胞色素氧化酶等随缺血时间延长,酶活性逐渐减弱;而单胺氧化酶、非特异性脂酶、酸性磷酸酶等活性在缺血早期无明显改变。

    有学者对鼠急性心肌缺血模型和临床诊断为心肌梗死而常规组织学检查无明显病变的心脏标本,应用28种酶进行染色观察,结果认为β-羟丁酸脱氢酶、异柠檬酸脱氢酶、谷氨酰胺酶的活性在缺血1小时即明显减弱,且自溶对其影响较小,可用于急性心肌缺血的早期诊断。

    β-羟丁酸脱氢酶的活性检测是心肌梗死早期诊断的一种较为有价值的酶。琥珀酸脱氢酶、辅酶Ⅱ黄递酶、细胞色素氧化酶和腺苷三磷酸酶活性在心肌缺血早期即明显减弱。但琥珀酸脱氢酶活性在心肌梗死3~6小时仍可检见,一天之内活性完全消失,呈持续阴性,因此琥珀酸脱氢酶最适于显示早期心肌缺血。

    本文由中国赌城发布于中国制造,转载请注明出处:哥斯拉登,尸体内脏

    关键词: 中国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