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赌城 > 中国制造 > 科学家的梦想与现实,美国年轻人为何不爱搞科

科学家的梦想与现实,美国年轻人为何不爱搞科

发布时间:2019-05-06 17:32编辑:中国制造浏览(129)

    图片 1

      ■叶菊艳 编译

    “博士后”之后:人数越来越多岗位越来越少

    (文/ Adam James )小时候,我梦想长大了以后当一名科学家。现在,我觉得这个梦想怕是永远也实现不了了。照这样下去,我怕我最后只能当整天埋头处理各种事务的人,而成不了探索自然真理的科学家。

      当今美国,正处于科学发展的黄金时期,前人难以想象的先进研究工具和技术极大地促进了科研发展。

    图片 2

    科学家都在做科学研究吗?

    从我读书这些年的观察来看,如今的科学研究基本上也就是研究生和博士后在做,而那些所谓的顶尖科学家,基本上连研究的面儿也见不着。他们辛辛苦苦熬啊熬,好不容易熬成了项目负责人,以为这下总算能一猛子扎进向往多年的研究里了吧,却不料被一大堆名字都没听过的事务给拖住,眼睁睁望着科学的海洋下不了水。

    研究生和博士后也许还需要由经验丰富的科学家手把手地领着做实验,偶尔才做一下自发性的研究,但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在进行科学研究的人。而经验丰富的顶尖科学家呢,根本就没在做科学的事儿——当上项目负责人的那天起,他们就不再是科学家了。只可惜了那一身丰富的经验,在事务管理上根本毫无用处。

      然而,现在却不是培养年轻科学家的最佳时期。学术训练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学术岗位越来越少、科研基金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许多年轻科学家认为自己在学术界前途暗淡,看不到希望。因此,当科学精英大力鼓吹美国需要更多科学家之时,优秀学子却失去了学术研究的“斗志”,纷纷转入了商业等非学术领域。近日,《美国高等教育纪实报》揭示了这一问题,并分析了原因。

    人越来越多,岗位越来越少,但改变正在发生。

    科学家每天都在忙些什么?

    说了这么多,科学家要处理的事务具体有哪些呢?真要说的话可多了去了,第一条就是申请项目资金。当上项目负责人的科学家要负责为研究带来资金,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而且本来也是负责人该做的——没钱哪儿来的研究?只是这事儿做起来太耗时,你会发现自己一天到晚除了集资根本没空做事。

    再来,既是项目负责人,最起码你得把实验装置啊、工具材料凑齐了吧——没设备也做不成研究啊。实验室总算搭建起来了,装置、设备、桌椅板凳,一把尺子都不少——等等,你不会以为这就完了吧?一个堂堂的项目负责人,怎么能只把硬件设施弄完就走人呢?顶尖科学家还要负责主持研究小组会议、定下研究方向,最好还能教一教研究生怎样操作仪器、怎样处理数据。时不时的,顶尖科学家还要给本科生上上课,选小专业的时候分析分析,为年轻的科学种子指明前进的方向——为科学界源源不断地输送新鲜血液。

    上面这些事情干完,顶尖科学家还应该以身作则,(如果做得到的话,)成为下一代的榜样。花点儿时间在本科生的实验室里逛一逛,给年轻人一些学术上的指导,这样才能跟年轻人打成一片嘛。

    要科学家去做的事情有太多太多。倒不是说不该让科学家去做,这些事情该做,而且绝大部分都很重要、很值得去做。只不过要把这些事情做好了,也就没时间留给科学家做研究了,这还不算那些凡事都讲究精益求精的人。不指导本科生选课、不填表格、不批报告,就不能评终身教授,为什么要做这种硬性规定?如果能把顶尖科学家从日常琐事中解放出来,说不定他们还能重新回到实验室,埋头多搞几项发明创造呢。那样,对科学的贡献不是更大吗?!

      就业难 博士后成了缓兵之计

    当Sophie Thuault-Restituito进入担任博士后的第12年时,她终于认为已经足够了。她在英国伦敦完成了自己第一个博士后经历,然后在2004年来到美国纽约大学,开始了第二段博士后工作。8年后,她仍然在这里做博士后,依靠由不确定的外部经费支付其薪酬。由于对阿尔茨海默氏症的研究没有刊登在高端学术期刊上,Thuault-Restituito未能在美国或欧洲获得学术职位。虽然她热爱科学,但为了家中的孩子,她认为自己需要更稳定的收入。“我的积极性已经丧失,我已经不再做实验。”她说。

    到底还要不要当科学家?

    我的看法可能过于理想,但在我看来,科学,就是对人类发展进步有直接推动作用的事业。科学家从事的,也应该是对人类的发展进步有直接推动作用的工作。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工作,大到工业生产,小到休闲娱乐,都有各自重要的作用。政治是一项令人钦佩的工作,政治家用自己的时间为他人谋福利,是无私奉献的榜样。只可惜现在一些政界人士的所作所为,还有政党为了赢得选举鼠目寸光的做法,使这一高尚的职业蒙上了污点。但所有工作中,只有科学能够点燃知识的火把,照亮人类前进的方向,对未来产生持久而深远的影响。如果科学家一个个都忙于处理日常的行政工作,又该由谁来传递智慧的火把呢?

    科学家在学术上越是往上发展,研究机构给他们分配的任务就越多,让他们承担的责任也越大,这已经超过了科学家能承受的范围。出于对科学的热爱而踏上科学研究之路的研究生,到头来只能变成科学事务流水线上的熟练工,与原来的目标已然相去甚远。我们是来学科学的,可一旦学成了科学家,我们马上就被扫地出了科学的大门,有家也不能回。

    或许这就是科研管理高度行政化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即便如此,这仍是横在科学人才培养上的大问题。社会需要更多的科学家,也需要更多的老师和更多的管理人员。要是有人能集三者于一身当然好,只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能力,我们应该各取所长,分而任之。

    Adam James 目前正在申请澳大利亚霍巴特的塔斯马尼亚大学的研究生项目,准备攻读合成化学博士学位。

    原文看这里

    科技名博微博

      据美国物理学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物理学领域,目前有70%的博士生毕业后继续进行博士后研究,原因是他们找不到固定的教职或科研岗位,而在2000年,只有43%的人选择博士后研究。

    因此,在2013年,Thuault-Restituito在纽约大学获得了一份研究实验室运营经理的职位,她将负责协调建筑物改建工作和促进实验室间的合作。

      在许多人眼里,斯蒂芬·徐可以说是美国科学家培养体制中的一位成功科学家。作为俄勒冈大学的物理学教授,他是量子力学研究方面最前沿的科学家之一,同时,他还建立了两个非常成功的软件公司。

    Thuault-Restituito面临的是遭受破坏的博士后体系。这些技艺精湛的科学家是推动科学研究的重要引擎,但他们获得的报酬通常很少,并且无法在学术界发展下去。科学博士后的数量在激增:在美国,2000年至2012年间,数量增加至150%。但终身职位和其他全职教师岗位已经饱和,有些地方甚至在收缩。许多博士后转而投向其他职位,但那些希望能继续从事科研工作的人面临更多的是失败。

      如今,他培养的4位美国博士生中没有一人在理论物理学方向取得教职,而是通过他的关系进入了金融或软件行业。随着学术职业对美国本土学生吸引力的下降,在美国大学的物理学科中,大多数博士生都是外国留学生。斯蒂芬教授非常担心这种情况,他认为,“长期下去,人们会渐渐忘记科学研究也是一种职业选择”。

    在美国生物医学研究领域,该问题格外严重,而在其他国家和其他学科,也有类似趋势。博士后的薪酬仍然很低。“我们的动机都是错的。”致力于研究劳动力市场的佐治亚州立大学经济学家Paula Stephan说,“我们让博士后的薪酬如此低,以至于研究室负责人都愿意雇佣他们。”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职前培训办公室主任梅琳达·玛丽斯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她表示,现在许多进入实验室工作的优秀本科生看到的是科研工作者的尴尬处境---教授拿不到基金,博士后无法获得终身教职。同时,与1987年相比,科学领域的博士生获得博士学位所需的平均时间延长了一年半。这些被认为大有培养前途的本科生也会权衡自己将来是否要选择科研道路,这样的投入是否值得。

    目前,针对博士后问题的讨论声越来越大。2014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召集的一个委员会发表了旨在突出和改善博士后困境的报告。该委员会要求上涨博士后的薪酬,从目前推荐的起始薪酬42840美元增加至5万美元,并且将博士后的年限限制在5年。

      尽管大量博士生找不到合适的科研或教学岗位,但美国政府领导层、学术领袖仍然认为,美国需要更多的科学家,要加大科学家的培养和支持力度。美国国家科学院在2005年发表的报告《迎击风暴:为了更辉煌的经济未来而激活并调动美国》中旗帜鲜明地提出,应该大力鼓励学生攻读理工科,并建议要为攻读理工科的学生设立额外的工作岗位。此外,这份有影响力的报告还建议加大对物理学科的资助。

    但专家认为,改变非常困难:国家科学院在15年前也提出了类似建议,但毫无效果。而一些国家和研究机构也已经开始着手解决问题。数家美国高校已经执行5年限制,新西兰则在提高门槛,削减博士后数量。“我们常冒着这样的风险,制造数量多于岗位吸纳能力的科学家。一些改变必须发生。”普林斯顿大学退休校长Shirley Tilghman说。

    本文由中国赌城发布于中国制造,转载请注明出处:科学家的梦想与现实,美国年轻人为何不爱搞科

    关键词: 中国赌城